第24章 后院熬鹰

老夫人反应及时,让人裹着林叶儿去佛堂数豆子了。这件事情雷声大雨点小,很快就被大夫人压了下来,但林叶儿却不知道,这件事情却是彻底触到了大夫人的逆鳞。

大夫人也不等江文秀说什么,直接当着林蔚之夫妇的面说了自己的打算,“四姑娘还没嫁出去了,就想着给家里没脸。嬷嬷怕是也管不住脾气这样大的姑娘,还盼着蒋府的县主能有些手段。公中算着给她留了十六抬嫁妆,她既然不满意,就减成十二抬吧。”

江文秀心里清楚十六抬和十二抬的区别,虽然只是差了四台,却是整整少了一半值钱的东西。前头那些子孙桶跋步床什么的就占了大头,真真值钱的也就是后面几台布帛金银了。

大夫人一开口就是减到十二抬,当真是气狠了。

“这面子上会不会不好看?”江文秀抿着嘴,她担心林叶儿又寻个机会闹起来,旁人说自己不慈。

“旁的庶女咱们府里头都不苛刻,为什么偏偏给她给少了,大伙心里没数?打开天窗说明话,大家心里亮堂着呢。要是敢闹,说破天去了也不怕。”

大夫人心道,嫁妆少了不过是打头的事情,好叫蒋家知道,姻亲是做了,两家关系绑在了一起,却是要麻烦蒋家好好教一教新妇的。

林蔚之叹了口气,想起蒋玉昆是个不错的人,也盼着林叶儿和他和和睦睦过日子,“大嫂,十二抬到底还是少了点。叶姐儿在蒋家过的高兴,我们也少操心。”

大夫人瞧了林蔚之一眼,到底不能不给面子,“那二弟同二弟妹商量商量,添四箱子进去吧。公中只出十二抬。只是给了林叶儿添上四抬,旁的庶女也不能少。”

林蔚之心里犯难,他家底不厚,官职没多少油水,江文秀自己的嫁妆是不可能大大方方散给庶女的,如果每个庶女都要另添四抬,只怕东西也不值什么钱。

“我们商量商量。”江文秀心想,多半还是要添置的,不过送些碗筷碟子什么的凑几箱子也值当不了多少钱,面上好看就行了。

大夫人嗯了一声,也不藏着掖着,实打实地派了丫鬟去告诉了林叶儿,公中十六抬变成了十二抬,嫁妆一铜子也别想多要了。要是不想出嫁的时候没兄弟背着上轿,只管作天作地好了。再整幺蛾子,也别指望嫁人了,趁着还没成亲,直接说恶疾家庙里住一辈子吧。

大夫人这头派了嬷嬷早早就去磨林叶儿的性子,那头转身请了大夫来,说因着姑娘刺绣伤神,要在床上静养,生生把林叶儿的院子给封了起来,不许林叶儿和丫鬟出院子半步,更是每日里不送荤腥,在院子外头熬了汤药,弥漫着一股久病味道。

林叶儿却没想到是这个后果。先头闹了那场,虽然知道惹了大夫人的厌弃,但是婚事还是照常,父亲也十分关照,让林叶儿的胆子又回来了。

闹就闹了,大夫人是隔房的,江文秀又是不管事的,最后什么惩罚都没有。当初被大夫人丫鬟架着走的羞愧,立刻变成了耀武扬威。

“这回嫁妆的事情我还不去闹,谁替我出头?!”林叶儿想了许久才想出了在老夫人面前哭闹的手段来,同时让掌管公中的大夫人和对自己漠不关心的江文秀都没脸。

可还没等江文秀出面呢,老夫人先让丫鬟把自己关在佛堂里数佛豆了。

林叶儿恨老夫人只教养嫡亲孙女不肯教养自己,又恨她不顶用,出了事情只知道罚孙女儿,不晓得怪媳妇。但是心里隐隐有些得意,老夫人这是觉得自己闹大了不好看呢,别的不提,为了脸面,父亲都不会允许自己嫁妆少了,说不得江文秀担心自己出嫁的时候大闹一场,还会补贴一些呢。

林叶儿在佛堂里琢磨着楠木打的黑漆攒海棠花拔步床,大夫人却直接派人将她拿回了院子,连照面都没有,直接锁了门。

后来大夫上门,只说是刺绣伤神,要在床上静养,便开了药单退下了。

林叶儿本来还想,是不是大夫人担心自己闹起来,故意怀柔了?请了大夫来问诊,到底是心意。可当午饭时候,再没有三菜一汤,而是一碗清粥配着一碗药的时候,林叶儿气坏了,非要丫鬟去大厨房骂上一通。

可丫鬟也出不了门,而且吃的也是一碗清粥。

林叶儿一把砸了碗,“我要见二夫人!”

外头没人应她的话,两个膀肥腰圆的仆妇不动如山,搬着凳子在外头守着,不许里面的人出去。王嬷嬷带着小丫头撤了砸下来的碗,“既不想吃饭,晚饭也不必准备了。去给四小姐再熬一碗药。”

林叶儿哼了一声,分外看不起王嬷嬷这些小手段,但是因着大夫人的话,到底不敢顶撞这位大夫人派来的嬷嬷。只是她心里想,不吃就不吃,敢让我饿三天,看看是罚你还是罚我?!说不得还要说江文秀不慈呢!

可还没等下午,林叶儿就有些熬不住了。

下午按照往日是会有茶点的,配着清茶再合适不过了,可这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丫鬟不能去大厨房领用,她自然也没得吃。

林叶儿恨恨瞪了王嬷嬷一眼,不过是一顿糕点,自己就不吃了。

连着熬了一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