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大人

萧旭安回到府里第一时间将金话筒找了一个不起眼的箱子,然后换了一身衣服,施施然来到后院凑热闹了。

“不行,我不能让你走!你回去给我躺着!”翠花的声音,异常的坚定!

三两二两已经开始蹲墙角偷听加偷看了,一看到萧旭安他们立刻给他腾了一个最好的位置,能够完整的看到房门那里。

萧旭安也饶有兴致的躲在墙角看老国师的表演。

房间里,老国师和翠花纠缠在一起,有些衣衫不整,只是可疑的就是他的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是醉酒还是害羞,不过比这个更令人发指的就是老国师那张脸了!

原本萧旭安老是老国师老国师的叫他,就是因为他的脸上沟壑纵横,像是八十岁老头一样,一点也没有上一任国师那仙风道骨的感觉。

而此刻,他的脸细嫩光滑,一丝褶子的痕迹都没有。翠花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她原本好心好意给这个老头子擦洗身体,结果这老头居然……居然一把把她拉到怀里,她也是在青楼待过的丫鬟,这种情况她并不陌生,只是……一个老头,哪里来的精力?

就这样,她被压的死死的,然后,那个老头他居然俯身亲吻了翠花的脸,然后,翠花和老国师之间就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重点来了!

事后老国师居然变了,变成了一个细皮嫩肉的小伙子不说,居然还跑不掉了!

萧旭安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听了三两的八卦以后,彻底来了性质,他心思一转,难道说?老国师破戒了?法力尽失了?

在他期待眼神的注视下,三两缓缓点头。

萧旭安简直要被笑死了!原来老国师的弱点就是这里,所以说老国师法力没了?现在还被翠花缠上了?这样一来,好像可以直接让翠花把老国师看紧了,这样国师也绝对不会发现金话筒已经被萧旭安弄走了,等以后他有机会再发现的时候,萧旭安早就带着金话筒走了老远了。

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无论老国师,哦不,是年轻的国师大人,再怎么想跑,现在他都跑不掉了。

“让翠花把国师大人看紧了,除了父皇找他,不要让他离开王府后院半步,让他给我好好的忏悔吧!”萧旭安当机立断,决定继续按计划形式,不过他转念一想,“帮我把书房的那两瓶秋露白给我拿走,千万不能让那个老东西再给我偷了,再丢了就为你是问!”

一系列的命令吩咐下去以后,萧旭安开始憧憬起来。

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了,好想她呀!

江北州

这一次因为要带着两个孩子上路,他们并不打算在开车了,还有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路也不是那么好走。

索性她们来的比较及时,除了被大水毁坏的房屋需要修缮以外,财产和人口伤亡数量并不多,只要苏沐雪遇到了因为洪灾去世的人家,都会慷慨解囊,虽然她不知道这样做能不能解决问题,但是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而且她为了江北其他十七个州,还在一直寻找信息提示曾经说到的金话筒。

她们一行人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分头行事,古玩铺子,当铺,甚至于首饰铺子,她们全都要去翻一遍,最后苏沐雪索性画了一张金话筒的图纸出来,让小绿他们人手一份,直接拿图寻宝!

不过并未收到任何成效罢了!

入夜以后,她们就搭好了帐篷,因为有很多不方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