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提亲

天刚破晓,颜娘便从梦中醒来,她拥着被子朝窗外看去,只见微弱的亮光透过窗洞落进来,屋内也亮堂了不少。她叹了口气,麻利的起床穿衣,等到收拾整齐后,准备去灶房做饭。

时辰还早,聂家小院静悄悄的,颜娘先从缸里舀了一瓢水,舒舒服服的洗了把脸,凉意传来,顿时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今日聂老爹和聂大哥父子俩应征修河堤,聂二哥要去地里伺候庄稼,早饭颜娘煮了一大锅地瓜粥,蒸了两笼屉白面馒头并凉碟酸辣黄瓜。聂家家有薄产,在吃食上要比村里其他人家丰盛的多,至少平常人家年节上才能吃的白面馒头,聂家隔上三五天就能吃上一回。

馒头的香味从灶房里传出来,聂家其他人才慢慢的起床。聂大嫂柳氏心里顾不得丈夫的痴缠,急急忙忙起身,穿戴好后连忙去了灶房。看到灶房里小姑子忙碌的身影,暗道:一会儿又要被婆婆责骂了。

和她前后脚到的还有聂二嫂于氏,她从柳氏旁边的空隙穿过去,笑着从小姑子手上夺走火钳,道:“颜娘,你快别忙活了,过几日凌家就要上门提亲,娘吩咐过了,要你好好在屋里待着呢。”

听她这么说,颜娘脸上顿时升上了热意,于氏瞅了她一眼,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小姑子白胖的脸上布满了红色的印痕,尤其是脸颊和下巴,就像是打翻了胭脂盒,看着着实吓人。

大嫂柳氏也进来了,看到颜娘的脸,连忙道:“颜娘,快去屋里歇一下吧,等会饭菜端上桌了我来喊你。”

于氏也跟着附和。

颜娘拗不过她们,只好脱下围裙回了房间。等她一走,柳氏和于氏脸上都挂上了愁色。

“大嫂,你说颜娘这副模样,凌家会看得上吗?”

柳氏也不确定,但她只能往好的方面想,“凌家是耕读世家,凌二郎是读书人,应该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于氏:“颜娘去年就及笄了,为什么今年才说要来提亲,我看八成是迫于无奈才…”

她正说得起劲,就见门口出现了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妇人,被她盯着,于氏下半句话还没说完就卡在了嗓子眼上,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有些慌乱。

“娘。”于氏低声喊道。

柳氏闻言转身,看到婆婆后也连忙招呼。这中年妇人不是别人,正式聂家的当家妇人聂大娘,颜娘的亲娘,柳氏、于氏的婆婆。

她们在背后议论小姑子的婚事,被婆婆听了个正着,柳氏和于氏都有些忐忑不安。好在聂大娘只是狠狠的瞪了她们两眼,并未斥责她们,两人这才松了口气。

回房间后,颜娘在床边坐了一会儿,随后就听到柳氏喊自己出来吃饭。她应了一声连忙朝堂屋走去。

聂家人多,堂屋里搭了两张饭桌,男人们一桌,女人和孩子一桌。颜娘进去时,聂家的女人和小辈们都坐好了。颜娘挨着大哥家的两个侄女坐着,对面就是聂大娘。

看到女儿通红的脸,她皱了皱眉,“不是让你在屋里待着么,去灶房弄成这幅鬼样,你是不是不想嫁人了?”

她的语气里满是嫌弃,颜娘埋着头小口喝粥,见她这样,聂大娘来了气,冲着两个儿媳道:“你们两个就不能早点起来弄饭吗,非要待嫁的小姑子伺候一大家子,还有没有半点规矩了?”

当着孩子的面被婆婆责骂,柳氏和于氏有些难堪,但迫于婆婆的威势,两人只能乖乖的受着。她们能忍,但她们的孩子可忍不下去。

“奶,小姑一向勤快能干,做的饭菜比娘和二婶做的好吃,今天爹和爷爷要去修河堤,二叔要去地里,吃了小姑做的饭菜才有力气啊。”

说话的是柳氏双生女儿中的老大聂欢,她和妹妹聂喜向来得聂大娘的喜爱,所以敢这么跟聂大娘这么说话。

聂大娘依旧沉着脸,聂喜又连忙接腔:“姐姐说的对,奶,小姑马上就要出嫁了,以后就很难吃到她做的饭菜,趁着小姑还在家里,奶你就当时心疼心疼我们,让我们多尝尝小姑的手艺吧。”

她话音刚落,另外几个小的也都央求,聂大娘见孙子孙女都开口了,气也就慢慢散了。两个儿媳妇嫁来聂家十几年,替聂家生了一打孙子孙女,也不能让她们没了脸面。

吃完早饭,聂家的男人们上工的上工,下地的下地,柳氏和于氏去灶房洗碗,其他的小辈各有各的事情。聂大娘跟着颜娘去了她的房间,关起门来将女儿数落了一通。颜娘不敢吭声,埋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

聂大娘见状,生出一股恨铁不成钢的郁闷来。颜娘是他们的老来女,小时候长得玉雪可爱,她和丈夫一直娇惯着,谁知长着长着越来越胖,胖也就算了,过了十三岁,脸上竟然生了一片痘疮。

镇上县上的大夫看遍了,也没有好转,后来还是她娘家嫂子送了一个偏方来,才治好了女儿脸上的痘疮,但不幸的是,痘疮虽然好了,脸上却也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红印。这下好了,不仅胖还丑,也因为这样,颜娘成了远近闻名的无颜女。

聂大娘的爱女之心在这些年的求医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