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

夜凉如水,月明星稀,晚晴从睡梦中醒来,觉得还有些困倦,本想继续安睡,但又觉得口中干渴,于是轻轻坐起身,细细的卷起了帐帘,摸索着穿上绣鞋,再从几步外的桌子上找到了火折子,点亮了小小的一盏油灯,房间顿时亮了起来,晚晴熄灭了火折子,提起了桌上的白瓷茶壶,茶壶里的水已经凉了,是她临睡前特地烧的一壶水,灌进了茶壶里,就为了防止自己半夜口渴,还好如今还未入冬,还是初秋,凉一些的水喝起来也无妨。喝了一杯凉水,感觉干渴的感觉好了些,又暂时去了睡意,想了想,便只着中衣,轻轻地打开了门,如今这小宅子只她一个人住,又是夜深人静,只着中衣,走到小院也无妨。门外一个小小的走廊,走廊外是一个小小的庭院,一口清澈的水井,院子里晾着她白天晒洗的衣服绢帕等,水井旁放着一张小藤桌,两把小藤圈椅子,水井另一旁不远处种了一些她最喜欢的茉莉花,刚好是茉莉花开的时候,小小的院子里,弥漫着香气袭人的茉莉花香,夜阑人静,晚晴就在这迷人的满园芬芳中,静静的坐在小小的围栏上,倚着廊柱,安心的赏着月亮。她眼里映着明月,想起了儿时的一些过往。大概夜晚安宁静思的氛围,特别适合回忆一些往事吧。

大周朝乃是创立不足百年的新朝,因为开国皇帝曾被经商的一户人家救过,细心照顾并赠予钱财,才得以招兵买马,创立新朝,登基以后封赏那户经商人家为皇商,奉旨经商,定期上供,并赐姓国姓??—萧,因此大周朝重仕重商,鼓励贸易。又因为皇上念及在此获救和短暂的住过一段时日,因此大笔一挥,改此地名为安乐州,寓意安居乐业。安乐州地处两大运河的交叉点,离内海也不远,丝绸,瓷器,茶叶,刺绣,珍珠,珊瑚等都非常有名,因此往来贸易频繁,而且非常富裕,每年除了上缴国库的丰厚税收,还有各商户的上供孝敬,加上皇商萧家再奉上精选贡品等,所以国库充裕,皇上本人以及朝廷都对安乐州非常看重。慕晚晴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繁花似锦的地方,慕家本身也算大户人家,也是世代经商,虽说不算大,但是也算富足有余,不过慕家人口简单,到了慕晚晴亲爹这代,只剩下她亲爹娘支撑门庭了,那时候她爹因为跟萧家大爷是发小,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起做生意,感情不错,萧家没有女儿,知道发小好不容易将有第一个孩儿,特地携眷前来祝贺,慕爹言到妻子一直爱吃甜的辣的,估摸着应该是个女儿,萧大爷拍拍肩膀道这有何担忧,自家是个俊小子,二人又是兄弟,不如就此做个儿女亲家,定下娃娃亲,将来你的女儿也自有自家小子照顾爱护,自可以富足一生,有何担忧。慕爹慕娘大喜过望,连忙答应,萧大爷也保证定会好好教导儿子爱护未出生的慕晚晴,两人便就此交换了信物,因此,未出生的慕晚晴便与当时年仅三岁的萧君珩定下了亲事。

等到萧大爷并夫人萧杨氏回到萧家,夜色已晚,二人洗漱安睡,谁知第二天给当时还健在的萧老太爷请安的时候才知道,萧老太爷昨日去恭贺当年的老友,得知傅老太爷有外孙女了,两个老人家忆起当年的峥嵘岁月,再想起现在都有孙子辈了,不由得唏嘘不已,傅老太爷因为见过萧老太爷的孙子,及其喜爱,加上傅家都是女儿,就按捺不住提起不如将他还未出生的外孙女定给他的小孙子做媳妇儿,这样也不枉两家世交一场,萧老太爷一口答应,两人也交换信物,定下了这门娃娃亲,所以,当时年仅三岁的萧君珩便有了傅家嫡外孙女傅兰陵和慕家独生女儿慕晚晴两门娃娃亲。

这下萧大爷夫妇有些慌了,便赶紧将自己昨日也与慕家定下娃娃亲的事情禀告,萧老太爷没料到儿子来这一出,儿子也委屈的表示不知道爹会来这一套,这下好了,都许下了亲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