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娇女!

暖橘色日光越过博古架,缓缓爬上床前垂挂的赤金色冰绡纱,床上一女子额上裹着纱布,眉头紧蹙,隐隐透露出不安。

伴随着一声如奶猫叫般的嘤咛声,楚思缓缓的睁开双眸。

眸子一睁开,便迫不及待的去打量四周。

随即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世界上最悲催的是什么事?

对于楚思而言,就是撞破男朋友与闺蜜的奸情,一怒之下,背包踏上旅途。

在某处知名景点,站在山崖上吹风,却被误以为要跳崖。

满心无奈之际,被上前营救的工作人员失手扑下了悬崖。

意想不到的是,她没有死,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史书上无只言片语记载的朝代!

她觉得这是一个梦,梦醒了她就回去了。

但是不论她怎么迫使自己入睡,一醒来触眼可及的还是这古色古香的雕花大床。

楚思烦躁的抬手抚上额头,天旋地转的痛感袭来,又不得不缩回手。

据说做梦是不会痛的,额上伤处的疼痛,时时刻刻提醒她这不是梦!

她是真的穿越了!

既来之则安之,这两日她假借失忆,从贴身丫鬟浣纱口中打探出自己的身份。

自己身处乱世,所在王朝大宣。

若是论起来,如今的朝廷有三件奇事。

一是承泽帝继位多年,年逾四十,却后位空悬,且膝下无子,万里江山后继无人。

二是贤王爷贵为亲王,府内却只有王妃一人,既无侧妃又无妾室,更无庶子庶女,本就子嗣单薄,却让儿子出继旁支。

三是当今睿亲王,原配早逝,膝下只有一位郡主,又多年未续娶,世袭罔替的爵位不知会花落谁家。

这排第三的睿亲王就是楚思前两日醒来之时,见到的那个帅到人神共愤的大叔,也就是她的父王。

据浣纱所说,这位帅大叔对自己的生母情有独钟。

母亲靖安侯嫡长女,十五年前病重出京调养,两年后生下自己便撒手人寰了。

十三年来,自己的帅气大叔父王不仅没有续娶,就连通房小妾都没有一个,只捧着自己这一根独苗苗,如珠如宝的疼着。

若说京都的大家闺秀最羡慕谁,非自己这个封号如意的郡主莫属了!

睿亲王拿原主当眼珠子护着,就算是公主惹原主生气了,原主也只负责打,丝毫不用考虑善后的问题!

人们都说睿亲王府的如意郡主是京都第一娇女,本是娇养的娇,渐渐却变成了骄横的骄,当然这句话浣纱没敢说出口。

听到这里,楚思本应乐得合不拢嘴。

却发现浣纱的神情微微恍惚。

她皱了皱眉唤道,“浣纱?”

“浣纱?”

“你怎么了?”

“啊?”浣纱回神,眉眼低垂,劝说道,“郡主日后切莫再去危险的地方了!”

浣纱说的虽是隐晦,但是联想之前的失神,楚思敏锐的发现了一丝不寻常。

她睁大一双眼睛,目光在浣纱面上流连,试探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浣纱嘴张了张,似是欲说些什么,但是纠结了良久,终究闭嘴不言。

楚思拧眉问道,“是不是我失足滚落观景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