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替补

谢琳以前多牛啊,仗着姜泽对她言听计从,没少给她家娘娘下绊子,眼看着母子反目,她笑笑又怎么了!

曹芳华笑看着二人耍花枪,抚掌道:“说得好,是该庆贺!”她实在是忍的辛苦,如今这局面好不容易有所松动,自然是该好好庆贺的,但这庆贺,怎么能少了正主?

映雪无奈道:“怎么连娘娘也这样?”

“不然呢?”曹芳华摇头道:“今日之后,本宫与他再不复从前。”她与姜泽是少年夫妻,要说半点感情都无,那是不可能的。

但她和姜泽都做了选择在过往的十年里,她与姜泽之间虽然淡漠疏离,甚至渐渐的形同陌路,却各有底线,并不会冲对方下手。

可当她决定摆脱姜泽和家族另谋出路,当姜泽主动挖坑想看她与谢琳两败俱伤,他们之间的最后一丝情分也去了。

她从不觉得姜泽真的蠢的无可救药,眼下虽对她没进延禧宫的举动有所误会,却迟早会看出端倪。

该来的始终要来。

恰似御花园里正渐次染上的新绿,又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呢?

曹芳华深吸了口气,转头吩咐映梅道:“去,找两个人将消息透露给秦家那位。”

映梅有些不解,被映雪瞪了一眼,旋即恍然,“是是是,奴婢这就去!”她欢天喜地的,微微施了一礼,脚步轻快的离开。

姓秦的啊,如今正与姜泽打得火热呢。

尽管选秀后新人增多,却还无人能略过秦宁馨的锋芒,映梅之前觉得不解,毕竟秦家已经与皇室撕破了脸皮,姜泽始终没给秦家定罪,派去追查真相的人并没查到所谓“真相,”甚至还将谢术昭折了进去,姜泽为什么会单独对秦宁馨另眼相看呢?

有朴居的事情和秦宁馥失踪在前,这不让人指着他的鼻子骂吗?

但有了今日这出,之前的不合常理便也能说的通了。兴许姜泽打算的比他们还要多些,查到的东西亦然秦宁馨和秦宁馥可不是亲姐妹,只要秦羡鸿还活着,秦家的大本营还在,便是秦羡渊失踪了又怎么样?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秦羡鸿再怎么都是秦羡渊的亲弟弟,秦家的产业本就有他一份,他跟在秦羡渊身后多年,不可能不留后手。

一旦姜泽下旨免了秦家的罪责,秦家必然感恩戴德。到时候再趁着选秀的余温,给秦宁馨一个位分,秦家人自然将宝押在秦宁馨身上。

如此一来,秦羡鸿是不是有能耐,秦氏族人能不能对秦羡鸿看得上眼,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毕竟有皇家做后盾,就算秦羡鸿真是个烂泥糊不上墙的,也会有无数人前赴后继的扑上来!

而秦宁馨明显是早就看准这点,也正因如此,才能在秦家四面唱衰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保住性命,还勾搭着姜泽乐不思蜀,让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但这对姜泽来说实在正常,秦家有秦半城之称,是江南的土霸王,秦羡渊是匆忙逃窜的,总不可能连人脉都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